研发经费保持较快增长,我国财政支出增速与财政科技支出增速逆向耦合

以财政科技支出引领社会创新投资

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日期:2016-01-12

作者:张明喜 段小华 杨起全

      我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在偏紧财政的背景下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应当把大幅增加财政科技投入作为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选项。

      我国财政支出增速与财政科技支出增速逆向耦合

   2010年以前,我国财政科技支出20%以上的高增速已成为历史,2011年以来连续三年保持百分之十几的中高增速,2013年国家财政科技支出的增长只有10.44%,几乎落入中速增长区间,今后一个时期将进入中高速平稳增长的新常态。《2013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08—2013年我国财政支出增速与财政科技支出增速呈现逆向耦合现象—在财政支出增速高于上年增速的年份,财政科技支出增速低于上年增速,而在财政支出增速低于上年增速的年份,财政科技支出增速高于上年增速。由此可以看出,无论财政状况发生什么变化,政府的法定科技职责和战略定力都在始终如一地发挥“定海神针”的影响力,使得财政支出条件优越时,国家财政科技投入增速不冒进;财政支出条件不利时,财政科技投入保持高于财政的适度增长,这就是保持政府战略定力的表现。

  从各国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紧急举措看,政府大幅度增加R&D投入往往被选择作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方面,与积极的货币政策共同发挥作用,刺激经济短期恢复性增长。例如日本在2008年和2009年,英国、法国和德国在2009年都出现了2%~6%的经济负增长,但同期法国、德国、英国反而都加大了科技投入,其中政府R&D投入的引导起到了重要作用。2009年,法国、德国、美国的政府R&D投入增幅分别为9.5%、7%、4.8%;日本在当年GDP下降6%、全社会R&D下降7.9%的严峻形势下,政府R&D投入依然保持了1.9%的增长。

  从长期科技政策的角度看,由于各国的财政政策和各自面临的国内问题不同,财政科技投入情况复杂。与我国相同,日本财政支出和政府R&D也具有逆向耦合特征。过去20多年日本经历了长期经济低迷,GDP持续负增长或微增长,但科技投入依然长期保持2%~9%的增长率,R&D投入强度由2000年的3%进一步提高到2012年的3.35%,位居主要发达国家首位。日本的全社会R&D呈现与GDP的负相关关系,其中政府R&D投入对于引导全社会R&D的持续逆周期增长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大幅增加财政科技支出是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选项

  财政科技支出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基石。虽然近年来我国财政科技支出增长率受到财政收入下滑的影响呈下降趋势,但是财政科技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总体上呈现稳中有升的态势。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情况下,我国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有别于过去,应当体现以下特点。

  一是将扩大财政科技支出作为刺激经济增长的战略投资。财政科技支出是经济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财政科技支出的“逆操作”将引领全社会研发投入,财政科技支出的带动作用凸显,进而形成全社会创新投资。一方面,通过加强政策设计、制度设计、标准设计,带动投入,促进财政科技支出持续稳定增长;另一方面,练好内功,提升科技重点任务和方向的凝练水平,以及资金需求的细化程度,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化手段,对财政科技支出实现精细化管理,提高财政科技支出效率。

  二是利用PPP机制(模式)配置创新资源。PPP机制(模式)强调市场机制的作用,强调政府与社会资本各尽所能,通过在公共部门与私人部门之间建立某种正式的、平等的、紧密的合作与利益关系,明晰治理,对经济与社会发展关键领域的准公共科技产品共同投资、决策、生产和管理,充分发挥政府配置与市场配置资源的各自优势,提高创新资源配置效率。

  三是聚焦财政科技支出的重点——人力资本。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实质是经济发展的阶段步入到基于人力资本的增长阶段。因此,财政科技支出的重点是增加人力资本投资,释放科研人员的活力。从科研活动规律出发,推进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明确科研机构功能定位,大幅提升科研人员稳定支持标准,使薪酬水平能够充分体现科研人员的智力价值。

  四是创新财政科技支出方式。加强政策系统设计,加强财政科技支出政策与科技、产业、金融、人才、知识产权等政策的衔接;在财政政策内部,财政科技支出要与政府采购、税收等政策配合。同时,完善支持方式,对于重大共性关键技术,按照公共财政和技术中性原则,加大资金支持力度;对于确需政府支持的一般性技术创新活动,主要采用后补助及间接投入等方式。

我国科技投入力度不断加大,研发经费增速加快。日前,国家统计局、科学技术部、财政部联合发布《2017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17606.1亿元,比2016年增加1929.4亿元,增长12.3%,增速较2016年提高1.7个百分点;R&D经费投入强度,即R&D经费与GDP的比值再创历史新高,达到2.13%,同比提高0.02个百分点。

研发经费保持较快增长 基础研究投入再上新台阶——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统计师李胤解读《2018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R&D经费投入呈现出怎样的特点?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高级统计师张鹏介绍,我国R&D经费总量与美国的差距正逐年缩小。2013年我国R&D经费总量首次跃居世界第2位,当年R&D经费总量约为美国的40%,预计2017年这一比例将接近60%。与此同时,我国R&D经费增速保持世界领先。数据显示,2013至2016年间,我国R&D经费年均增长11.1%,而同期美国、欧盟和日本分别为2.7%、2.3%和0.6%。

日前,国家统计局、科学技术部和财政部联合发布了《2018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统计师李胤对此进行了解读。

据悉,我国R&D经费投入强度已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从2016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35个成员国R&D经费投入强度看,我国当年R&D经费投入强度为2.11%,介于列第12位的法国和第13位的冰岛之间。

一、R&D经费保持两位数增长,投入强度进一步提高

从研发投入结构看,基础研究经费占比进一步提升。2017年,我国基础研究经费为975.5亿元,比上年增加152.6亿元;增速较上年提高3.6个百分点,为近5年来的最高;基础研究经费占R&D经费的比重为5.5%,较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延续了2014年以来稳步回升的态势,达到200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公报》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R&D经费投入总量为19677.9亿元,比上年增加2071.8亿元,增长11.8%,连续3年保持了两位数增速,延续了“十三五”以来较快的增长势头。R&D经费投入强度为2.19%,比上年提高0.04个百分点[1],连续5年超过2%,并再创历史新高。

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实施及创新型国家建设不断推进,企业、政府属研究机构、高等学校R&D经费投入力度进一步加大,增速均有所提高。2017年,我国企业、政府属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R&D经费增速分别较上年提高0.9、2和10.7个百分点,对全社会R&D经费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78.6%、9.1%和10%。值得关注的是,虽然企业的贡献较上年回落5.2个百分点,但依然是拉动全社会R&D经费增长的主要力量。

自2013年R&D经费总量超过日本以来,我国的R&D经费投入一直稳居世界第二。2018年我国R&D经费投入强度超过2017年欧盟15国平均水平,相当于2017年OECD35个成员国中的第12位,正接近OECD平均水平[2]。

《公报》数据显示,2017年国家财政科学技术支出8383.6亿元,比上年增加622.9亿元,增长8%;财政科学技术支出占当年国家财政支出的比重为4.13%,保持了上年水平。政府投入力度加大,政策环境进一步改善。

二、投入结构进一步优化,基础研究投入突破千亿元

“2017年全社会R&D经费实现较快增长,得益于政府鼓励支持科技活动政策落实效果的显着提升和政策环境的进一步改善。”张鹏介绍,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为例,2017年企业享受的研究开发费用加计扣除减免税和高新技术企业减免税分别为569.9亿元和1062.3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6.5%和26%,增速均明显提高。

企业投入拉动作用突出。2018年,我国R&D投入的三大主体,企业、政府属研究机构和高等学校R&D经费分别比上年增长11.5%、10.5%和15.2%,对R&D经费增长的贡献分别为75.9%、12.4%和9.3%,企业依然是全社会R&D经费增长的主要拉动力量。

基础研究经费突破千亿。2018年,我国基础研究经费为1090.4亿元,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占R&D经费比重为5.5%,与上年持平。三大主体均实现较快增长,高等学校、政府属研究机构和企业的基础研究经费分别为589.9亿元、423.1亿元和33.5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1.1%、10.1%和15.7%;其中高等学校对全社会基础研究经费增长的贡献为51.1%,是基础研究投入的主体。

中西部地区投入明显加快。2018年,我国东、中、西部地区R&D经费分别为13650亿元、3537.3亿元和2490.6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0.8%、14.3%和13.4%。东部地区R&D经费占全国比重达69.4%,继续保持领先优势;中西部地区追赶步伐加快,其中中部地区占全国比重由2013年的17.4%提高到2018年的18%,西部地区占比由2013年的12%提高到2018年的12.7%。

三、政府投入不断增加,发展环境持续改善

财政投入明显增加。近年来,我国持续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财政科技投入连年保持较快增长,为创新实力提升提供了有力保障。《公报》显示,2018年国家财政科学技术支出为9518.2亿元,比上年增长13.5%,增速较上年提高5.5个百分点;财政科学技术支出与国家财政支出之比为4.31%,比上年提高0.18个百分点。

政策环境不断改善。2018年,国家加大对研发活动的政策支持,引导各方面加大R&D投入,政策环境进一步改善。相关调查显示,2018年在规模以上企业中,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减免税政策和高新技术企业减免税政策的惠及面分别达到56.1%和50.1%,分别比上年提高2个和0.6个百分点;企业对这两项政策的认可度[3]分别达到82.1%和85%,分别比上年提高4.9个和4.2个百分点。

同时也要看到,我国R&D经费投入强度与美国等世界科技强国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基础研究、政府资金占比偏低等问题仍比较突出,能真正形成关键核心技术、解决“卡脖子”问题的重要科技成果仍不足,投入效率有待进一步提高。为此,我国应进一步加大财政支持力度,完善鼓励研发投入的政策体系,引导社会各界对基础研究的投入与布局,加强统筹协调,推进管理考评机制改革,提高资金利用效率,提升科技经费投入的有效性和针对性。

[1]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7年GDP最终核实数据,2017年R&D经费投入强度已修订为2.15%。

[2] 国际比较数据来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官方网站数据库

[3] 本文中某项政策惠及面指开展创新活动企业中享受该政策企业占比;某项政策认可度指享受该政策企业中,认为该政策对本企业开展创新活动影响程度为“效果明显”的企业占比。

本文由威尼斯888手机版发布于科技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研发经费保持较快增长,我国财政支出增速与财政科技支出增速逆向耦合

相关阅读